良仓

海权从来都是如此的重要 ——夜读《海权简史:海权与大国兴衰》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发布: 2017-07-24 11:20

中国曾在郑和下西洋的时代拥有过“海权”的辉煌,这段历史曾让我们引以为傲。但之后又被闭关锁国给阻断了。那一句“寸板不许下海”的禁令,可以说是改变了东半球的力量格局,错误的禁海令致使明朝的国家安全存在空间开始急剧萎缩。到了清末,中国的海军实力有过不容小觑的实力,而1894年的甲午海战将之毁于一旦,此战几乎终结了中国最后一个封建帝国。

最近,读到一本书名叫《海权简史:海权与大国兴衰》,让人心中泛起了不小的波澜。或许这就是读史的一种特有的情绪吧。

作为一本通俗政治军事著作,该书以“海权”为视角,阐释了东西方大国兴衰史,并进行了看似“简”却又“深”的独特分析。从远古到近现代,从西方到东方,既讲述上千年海洋文明、海航探寻、殖民开发、资源掠夺、战争形态……也透过海权铺陈剖析那些影响世界历史进程中大国兴衰风云下的艰难抉择、困境突围、高精技术获取、战略战术运用、陆权与海权交锋、国运孤赌、新型兵种出现读海权的冲击……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去看待这部书,又忽略了作者的根本意图,如序言中所说:“百年的屈辱历史告诉我们,海权意识的缺失代价沉重,民众的海权意识形态缺失……书写《海权简史:海权与大国兴衰》目的十分明确,就是力所能及地将海权意识的重要性告知国人,哪怕影响甚微,也要执着地坚持下去。”

这是作为一个作者的责任感,是这部书最大的意义所在,也是作者能静心多年,对海权、对海权战略进行研究的动力。

对于海权的概念,我们大都源自于马汉提出的“海权论”,但对它的实质了解却或多或少显得“生硬”。笔者在早些年阅读了马汉的海权著作,有一个最直观的感觉就是:晦涩难懂,若没有相对深厚的历史、政治、军事、地理等多方面的知识作为铺垫,是很难懂得其要义的。

大抵是出于上述的尴尬原因,导致国人对海权的理解仅限于一些翻译书籍上的概念呈现。我想,这未必就能说我们已经完全具备了马汉所说的海权的特质之国民意识。因为国民意识的构成需要广泛与深入性相结合,而非停留在概念上。所以,我们很难想象,一个面对大海,有着漫长海岸线的国家,却拥有不了控制海洋的能力,海洋给它带来的更多是遗憾和痛苦。

我想,这是不是也印证了海权意识的重要性呢?

回溯历史,我们不能忽略这样一个事实:在1511年8月,葡萄牙占领了马六甲。这样的后果就是,扼守南中国海的门户被打开,同时,也丧失了原本在这里可以拥有的马六甲海峡控制权。然而,影响并未就此停止。因为,马六甲海峡属于亚洲出海口门户,当时的明朝已经建立了以马六甲为中心的朝贡圈,进而控制太平洋到印度洋的航线。

毫不夸张地说,谁控制这里,谁就是亚洲海洋霸主,足见其重要的门户位置了。让人痛心的是,明朝政府朝廷知晓马六甲被侵占是在9年之后,即1520年,在这9年中,葡萄牙的海上航行之心从未停止,他们穿过南中国海,轻而易举地驶入广东沿岸。

这意味着,明朝帝国最南端的海上大门大开,想要阻止西方殖民者的海上到中国的步伐困难加大。难怪台湾学者张存武要说,葡萄牙人的东来才是中国数千年来未有之变局。

我们还可以通过历史的演变发现,很多破国门的战争都是源自于海上。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以及世界格局的变化,譬如,来自空中的威慑与打击,以至于出现中国不需要发展强大的海权,中国始终无法在发展海上力量上倾注太多的资源的观点。

问题是,如果中国不发展海权,像东部的国民经济命脉如何安全,如何享有与其他世界大国平等地利用国际资源和市场的有保障的权利呢?实际上,马汉海权理论有强权、霸权之意,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霸权理论。

也诚如作者所说:“一百年后的美国虽然放弃了马汉关于击败敌舰是海军首要目标的教义,但这并不代表美国抛弃了马汉理论的核心。它不过是在新的世界构架上进了形式上的变换而已,这也是美国海权力量强大的重要原因之一。”中国不作州官放火,但中国必须争取本属于中国的平等使用海上交通资源的权利。 

特别是在丛林的世界法则中,唯有自身强大,方有权利可谈。回顾2010年,中国海洋冲突的集中爆发,它为我们再次敲响了海权问题的警钟。

海权,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在这本书中,我们可以找到答案。( 文:小小木头)

猜你还想看: